第七十七章 激到更深处

推荐阅读:少年啊宾全文  金麟岂是池中物  福艳之都市后宫  男欢女爱  制服下的诱惑  村长的后院  

    “你叫季小桃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季小桃不禁后退一步,抓紧了陈楚的胳膊。

    陈楚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人头发很长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。

    那条伤疤像是一条毛毛虫似的趴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说话间,伤疤涌动,就像是一条长长的虫子在蠕动,在爬行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啊?”季小桃本能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陈楚也怕,不过硬着眉头往前一步,他忽然想起张老头儿说的,季小桃今天大凶。

    不由得浑身寒蝉,但还是把季小桃护在身后,小声说:“小桃,你快走,他是要抓你,我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季小桃眼中吓得泛起泪光,不想走又怕,想走又舍不得陈楚。

    这时,那人已经从胡同里往两人跟前走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陈楚推了她一把,伸手抓起自行车,双臂举起来就朝那人砸去。

    季小桃往前跑几步,然后摔倒,膝盖磨破了皮,血流了一地。然后她顾不得,接着往一个胡同里面跑。

    那人却从怀里摸出刀来。

    “操!季疯子我杀你全家!”

    二六自行车砸在那人身上,他只用胳膊搪了一下,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皱。

    陈楚腿也哆嗦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站在那没动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那人刀口一指陈楚。

    陈楚腿肚子都转筋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大哥,你有本事去找季疯子,冤有头债有主的,你找他妹子干啥?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那人一刀捅过来。

    陈楚闭上眼,心说,完了,完了,老子死了,老子死了……

    他腿都哆嗦了,根本忘记躲闪,眼睛都紧紧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陈楚!窝囊废,低头,出拳!”

    忽然,身后一个声音大喝。

    陈楚脑袋一炸。

    “张老头儿?”

    接着身子一下潜,堪堪躲过了那一刀,随后身体滴溜溜一转,转了个圈,借助贯力,快速狠狠的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拳按照拳法套路是打在对手小腹的。

    陈楚闭着眼睛都没敢看人家,这一拳正打在那人裤裆上。

    “我糙!”

    那人捂住裤裆。

    陈楚懵了。

    身后又传来张老头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显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哎,跑吧……”

    陈楚撒腿就跑了,不过跑的是和季小桃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人站起来,瞪着陈楚,骂了一句,小逼崽子,随后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楚玩命的跑,那人追出两条街也停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季小桃已经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警了。

    陈楚不知道跑出多远,身上像是虚脱了似的,又绕了一大圈,才出了县城。

    他找了一个小卖店,给季小桃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打通了,他才舒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,小桃姐,你,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在派出所呢,我哥哥一会儿也来了,那人交老疤,刚从监狱出来……”季小桃说着哭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没经历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陈楚,你,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陈楚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有意扔下你的陈楚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桃姐,是我让你跑的,再说你不跑咱们都危险……乖,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陈楚又安慰了几句,才放下电话。

    扔下一块钱,和小店老板说不用找了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